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租界行走

不是南书房行走

 
 
 

日志

 
 

永遠的紀念  

2012-04-14 23:0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紀三十年代,我爺爺欽經公、二叔耿經公、三叔濟經公遠赴毛里求斯謀生。我爺爺1936年初離開梅州時,我父親尚在母親腹中。據我父親回憶,1949年上半年,三叔公回梅縣結婚時,我父親十三歲,與他三叔共住一室近百天。我爺爺1971年去世,二叔公1991年去世,不久後三叔公也過世。

祖父和二叔公去國謀生,半個多世紀從未返鄉。所以,我的父親和爺爺、二叔公,一生從未謀面!

第一代華僑大多客死異國,衣錦還鄉者是少數。一朝遠行,父子、夫妻、兄弟,還有故土,往往就是永別,這種悲愴在東南沿海比比皆是。2010年我到毛里求斯,拜謁了兩個巨大的華僑墓地。最早的墳塋是晚清,我估計晚清和民國早年去的華僑,絕大多數一去沒能返,都埋骨在印度洋這個小島上!去年五月,我陪兩位古巴來的老人到開平尋根,就遇到一位和到古巴的丈夫離別六十多年的老嫗!據說在古巴的丈夫買郵票的錢都沒有!

親人隔洋相思,彼此只能從書信、照片和親友的轉述中感觸對方的音容和溫暖。1980年代之前我父親和祖輩之間的書信,全在文革中散失殆盡,所幸1980年代二叔公尚健在時,大家的通信接續並保存,在臺灣的大姑母至今也還保留著我爺爺給她的家信。這些存留在臺灣的家書,讓我真切地感受到祖輩的存在!

祖父和叔祖,幼時僅讀過幾年私塾,但從他們的書信中能感受到他們與生俱來的才華。他們的書信中時常賦有詩歌,或新詩,或舊體,都是有感而發的真情流露。在此,選取我祖父和二叔祖的五封家書恭錄於此,以為永久的紀念!

 

永遠的紀念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感懷詩一首

三十年來逝水流,山川無語自悠悠

滄波浩蕩浮輕舸,紫石崢嶸出晝樓

日月不光雙鬢改,乾坤尚許此身留

從今興起思鄉夢,一片飛雲罩我頭

                                                 2/3/1970

 

永遠的紀念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絕望一首

疾病纏綿總不休,精神痛苦日如秋

 自歎平生無建樹,夢裏觀光做漫遊 

                                                                      15/5/1971

此信是我祖父欽經子衡公於1971年5月15日從毛島寫給他臺灣的女婿和女兒的。當我的表哥將此信的影印件轉給我時,我第一次得見祖父的手跡,十分驚顫!從中可以看出,此信是在醫院的病榻上寫的,信末詩題為“絕望一首”,可見當時身心極差,對死已有預感,對生已是絕望。這封信過後不久,他即在毛里求斯貧病交加而逝。這信,這詩,怕就是他的絕筆了!

 

永遠的紀念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夢——

夜是海洋,而夢是船。

昨夜夢裏,我乘著思念的孤帆,

橫渡隔離你我的印度洋,

相逢在你誠摯的心湖上;

沉醉在久別重逢的無盡歡暢。

當太陽驀然升起,

夜和夢都失去了蹤跡。

揮不去的,

是我對您的思念,

和與你相會的海洋與長帆。

一九八五年元月八日  二叔耿經手泐

 

永遠的紀念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西樂洋歌入耳頻,梅花悵望異鄉春。

危疑震撼驚時局,衰病凋零念故人。

四海僑情風冷暖,百年世味雜甘辛。

關河風雪歸途阻,漫說天涯若比鄰。

                                         耿叔公1983年十月十二日

 

永遠的紀念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寄給遙遠的親愛的親人

閑來無事,塗鴉一首,聊抒積愫 ——

悶的心聲

為什麼要苦苦去挽留黃昏呢

那只是落日的背影,也不必吸盡大湖與長河

那只是落日的倒影,與其窮追蒼茫的暮景,埋沒在紫藹的冷燼

何不回身揮杖,迎面奔向新綻的旭陽,去探千瓣之光的蕊心

壯士的前途不在昨夜,在明晨

西奔是徒勞,奔向東方吧

既然要追上去,努力吧 

這幀風景明信片,系模島路易港一幕晚霞萬千景色。但景觀雖美,惜是黃昏。在遙遠的遙遠的遠方,在一棟老舊故宅!光裕樓門扇上,有慈母親手為我劃下身高記錄的刻痕。我有時忽有奇想,向看看那一截截往上升的線條是怎樣了呢?而今,雖然我走的路程已走到了將屆盡頭,可是!如果自己親手去摸摸,會不會像觸到年華歲月一般驚顫?然而,故宅太遠囉!不盡喟然興歎

                                                                                                                            二叔耿經手泐 一九八二年九月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