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租界行走

不是南书房行走

 
 
 

日志

 
 

何秋兰女士南粤行 之二  

2011-05-08 11:0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7日下午五点,刘博智从香港打来电话来,说:“我想今天就带她们来广州”

“今天晚上!”我问。原来是说9号到广州的,现在已经是五点多,他还带两个老太太到广州?

“是坐广九直通车,还是在罗湖转动车”我问。刘博智说在罗湖过关再转往广州的动车。我想,夜晚,从香港市区坐地铁再过罗湖口岸再上到广州的动车,也难为刘博智和二位80多岁的老太太的。老太太反正前路无知,刘博智的勇气则实在是令人钦佩,换成我,我怀疑能否做到,因为这需要担待、爱心、不厌其烦乃至不惜体力。

20点57分,我、长江、王倩、王霜木、舒畅在中山大道边潮州菜馆吃饭将毕,刘博智来电说已在深圳上了往广州的动车。于是匆匆吃完,我与霜木开车往火车东站,10点20分抵达,正好刘博智来电谁说车已经进站——时间卡得正好。王霜木守车,我到出站口接人。也是正好,我在人丛中远远就望见了何秋兰和黄美玉两位老太,刘博智背着一包、挎着一包,一手拖一个行旅箱子佝着腰当搬运工。我上前和何黄行了拥抱贴面礼,语言不通,用这表示欢迎了。

上车前,王霜木给大家合了影。

11时许,车到中成公寓,天宝在电梯口迎候。住在四楼,四楼走廊挂的是长江拍的古巴照片,何秋兰一上楼就看到了。这不是刻意为之,是巧合。

11点半,安顿好住宿。霜木下楼给老太太们买面包、饼干、牛奶之类。霜木提上来,都是买的最好的,如牛奶是特仑苏,最贵的。知道博智还没吃饭,我说,就在楼下的沙县小吃搞一下。

下午到晚上都是落雨,中成路一带更是骤雨——淹了我们蓝绿营的一楼,损失不小。此时雨已住,但空气潮湿,不舒服。我、博智、霜木坐在小吃店的门沿边,听刘博智讲那古巴的故事。

王霜木也感叹良多,大意如此:不管人种如何,如果你生在古巴那种体制里,就像一个种子落在了无肥无土无水的地方,长不出什么肥美的东西。古巴朝鲜就只有瘦子没有胖子,朝鲜就金正日一个胖子。《白毛女》的主题就是旧社会将人变成鬼,新社会将鬼变成人。我看,是社会主义将人变成了鬼。

我说,社会主义将人变成了瘦子,资本主义将人变成了胖子。霜木说,资本主义初级阶段将人变成胖子,发展到一定程度,又将人又变成了瘦子(生活太平后大家要养生、要锻炼)。

霜木进一步解释了社会主义将人变成鬼的意思,主要是说集权、斗争、贪腐、虚无的共产目标将人心变成了鬼。鬼样是其次,主要是鬼心。他也以自身为例,检讨了这种环境潜移默化扭曲成的“鬼心”。他说,最可怕的是我们的下一代在继续扭曲。

前天在机场霜木,王霜木就惊叹我不知道“武汉疯子”徐武案和少先队总队长五道杠的荒唐。我说我很久不看新闻,看了有强烈的无力感。这两天,王霜木给我普及了徐武等案子,他说,我们的下一代就是这种体制环境中被毒化的。

何秋兰女士来华记 之二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5月7日夜,23点30分,广州火车东站——刘博智何秋兰黄美玉

 

何秋兰女士来华记 之二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何秋兰带给我们一张古巴中华会馆办的《光华报》,她在古巴这家华文报纸排字。这是她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何秋兰女士来华记 之二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刘博智在楼下沙县小吃店吃饭,一盅鹧鸪汤7块,一盘拌面3块,小计10块,王霜木请的客。

凌晨,我们回住所的路上,霜木说,你看过刘博智的眼神没有?他的眼睛好单纯,比我们绝对单纯。我们在这个社会里变得很虚伪。

5月8日,上午舒畅到华师留学生楼找一个古巴的留学生,这个人有4分之一中国血统,是何秋兰的邻居的儿子,在华师留学,其家人托何秋兰带了点东西给他。老太太一到广州就放不下这件事,所以我托舒畅去找他,领他到何秋兰那里。找到了。

中午,由天宝在中成路一个潮州餐厅陪博智一行吃饭。

下午三点半,长江夫妇探望博智及何秋兰等。带有雪糕,二位老太太吃得很开心,可能古巴已经很难见到这些东西。

下午5点,郑涛开车陪博智、何秋兰、黄美玉三人到暨南大学赴黄卓才老师的家筵。黄是暨大的退休老师,黄的爸爸早年到古巴谋生,供养孩子在国内上学,这一去难返终老在古巴。黄老师编有《古巴家书》出版。博智在古巴找到了他父亲的坟茔,故黄家有此家宴款待刘博智一行。宴毕,晚10时,郑涛送何秋兰一行返住所。

5月9日,中午打电话给博智,他说他们在楼下吃饭。我晓得楼下就一个沙县小吃、一家桂林米粉,无它。一问,果然是在吃面——博智就是这样好招呼。下午1点,远志从深圳打来电话说要来看刘博智一行。远志去年经朋友介绍在香港曾借住过博智在钵兰街的住所,他们是未曾谋面的朋友。我下午3点到中成路,博智拿出何秋兰从古巴带来的两本老照片、8本手抄的戏本、一本近百年历史的商务印书馆编写的儿童识字课本(何秋兰幼时识字用过)等,都是珍贵的民间文物。开了我眼界。

下午4点半,远志到。给刘博智的礼物是京剧脸谱小折屏风一个,给何秋兰MP4和迷你音箱2套,给黄美玉的MP4和迷你音箱1套。远志给她们做了演示,大家都很高兴。收好礼物,何秋兰一行即到长寿路和戏迷聚会,陈浩随同摄像。下楼后,大家有合影。

晚饭在明武哥处,刚从老家带来的极品盐菜炖鳝鱼,还有鲊辣椒面糊,又吃了一顿饱饭。

晚9点远志打的往火车站回深圳。他从深圳专程来看刘博智等,还有用心挑选的礼物,虽来去匆匆,却是古风高义。换着是我,或许就将礼物交给快递邮过来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