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租界行走

不是南书房行走

 
 
 

日志

 
 

发展我们的“后排泄产业”  

2011-05-01 23:20:59|  分类: 百姓抓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毫无疑问,所有的经济都是围绕人的物质和精神需求而展开的。吃喝拉撒更是物质层面天经地义的大事。

不说别的,咱们说一说“拉”,就是排泄。从食物入喉、消化、排泄到马桶,为了支持这一个流程,支支蔓蔓、瓜瓜藤腾,就派生出一个庞大的产业。比如从助消化的消食片到润肠子的麻仁丸;从消化通道的医疗到人工的洗肠清便;从五花八门的卫生瓷到各式各样的卫生纸;从金厕所、银马桶到大便器下的堵臭器;有钱人装修一个厕所也得花上三万五万吧······从消化开始,到卫生间的马桶防臭存水弯为止,这一过程上的关联经济活动我们姑且称之为“排泄产业”。排泄之后,用水一冲了之。一冲之后,我们称之为“后排泄”,其后派生出的经济活动我们称之为“后排泄产业”或者“排泄后产业”。

    我们有“后排泻产业”吗?当下没有!至少说城市没有。排泄之后的事情似乎和个人无关,就像自动寻的导弹一样,发射了就不用管了。无论它是流向河流、大海、还是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不是产业,那是公益事业。要发展我们的后排泄产业,一是个观念问题,二是科技问题。

   我们对自己的排泄物避之不及,是我们认为它乃污秽之物。这是现在的看法,或者部分人的看法。中国几千年农业立国,粪便是个宝,人粪被称为大粪,是最肥的肥料。“庄稼一支花,全靠肥当家”,大粪在中国传统的农民眼里就是大米白面,就是白花花的馒头,他们绝没有将粪便当成垃圾。曾看过一个介绍客家人开基立业的故事,说客家先祖创业艰难,有空就外出捡粪。捡粪时箩筐中要放上一口土砖,在外面小便时就便溺到这口土砖上,过上一段时间将这块土砖放在陶缸里,用水再将里面的尿肥给浸出来,真正的“肥水不留外人田”。而今的中国农村,虽然化肥被滥用,但农民也没有轻视粪肥。一般是拿来先产沼气,后肥田地。

发展我们的“后排泄产业”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清江拉粪图——10多年前,湖北宜都清江桥上拉粪回家肥田的夫妇

   这世界其实没有污秽之物和垃圾,关键看你如何看待它、使用它。没用的东西就是垃圾,你使用它的时候它就是一个宝贝;放错了地方的粪便是污秽之物,放到田里就是宝贝。所以我们后排泄产业的目的就是要将大便小便放到它该去的田地上去。

   在中国人将粪当宝的时候,对粪便的处理是形成了产业的,其产业历史至少可追溯到清代的康乾年间。1793年,清朝正处于鼎盛时期,英国派出了庞大的马戛尔尼使团到热河为乾隆祝寿。使团沿着大运河行进时,看见一些老人将人粪和少量细黄土混合做成粪饼然后凉晒。英国人开始大惑不解,后来看见许多南返的漕船载着这些粪饼,才知道这些粪饼是作为一种商品肥料运往江南的。以当时北方的气候和农业技术水平,粮食单产不高,所以富余的粪便就做成粪饼运往南方。南下的船只装的是粪,北上的漕船载的是粮,其实也表达了生态循环的内在关系。

   一百年前,粪便业在广州城也是一个产业。其业务是把大街小巷的粪便收集起来,然后用船只贩卖到珠三角的农村作肥料。是广州七十二行中收益最为稳定的行业之一。据《申报》载,1897年,两位有来头的人物不可开交地争夺广州西关的粪业专营权(争当粪首),为此还诉讼到番禺县衙。当时粪便也有品质之分,比如沙面租界的粪为最上等,因为洋人以肉食为主,排泄物最肥,所以运销出去价最高。即便是20多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积肥也是个大事,中国城市的粪便也是由人民公社拉到农村肥田了,少有浪费。


   过去,我们对排泄物的处理是原始但不方便的,但也是最生态的;而今我们在文明和现代的旗帜下,用一冲了之的最方便的方式来“方便”,但带来了江河湖海污水横流的大麻烦。我们有必要改变这种状况,而不是修几个污水处理厂——那仍然是治标之途、权宜之计。从根本上而言,我们要将排泄之物作为一种财富来经营使用。问题是我们不可能让人们再使用木马桶或者干式厕所,于是我们要在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一要保证人们能方便使用,二要保证粪便能方便收集和运输。

   咱们的飞船上了天,我深受鼓舞,主要是想到宇航员在天上的排泄问题肯定得到了完美的技术解决。太空中的排泄问题都能处理,当然可以移至地下,这就是发展高技术的带动效应。所以说,只要我们想解决,没有什么不能做好的,不至于比发射飞船还难吧。而从人类的未来计,解决这个问题的意义并不比发射飞船的意义小。

   技术上应该是两种途径,一个是物理途径,比方小便是溺在具有强大吸附能力的“便砖”上,大便可以在马桶里脱水压缩成粪干儿什么的;再一个是生物途径,用微生物来消解,放出去的全是清洁水,留在卫生间全是无害无嗅的上等肥料。在生物技术上,将有机物“废弃物”变成饲料酵母在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最终可能是物理途径和生物途径的结合。

   将来是这样一个图景——早上上班的时候,顺手将“便砖”或“粪干”装在再生纸袋中,下楼后将纸袋放入楼下“资源箱”的有机肥料桶中(那个时候,垃圾桶改名叫资源箱,因为任何东西都是有用的,看你将它放在何地、用于何处),专业公司会将这些肥料收集并送往农村。那个时候,我们吃的蔬菜瓜果全是有机食品,而排泄的后处理也会发展和派生出一个庞大的产业。不要担心有机肥用不完,用不完咱们就出口或者拉到山上肥树。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