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租界行走

不是南书房行走

 
 
 

日志

 
 

马路上的塑料瓶  

2010-06-08 19:18:33|  分类: 百姓抓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在东苑家中装修,中午吃盒饭。马木匠快餐后(真是很快,快到我只扒了一半他就在揩嘴了)点了一支烟,无来由地预言式地说:现在社会太乱,将来这个国家会更乱。我问为什么——我好奇他de突兀,因为十年交往,只见他干活,哪听他说话,更不用说谈治平。他说:“贫富差距太大,不公平,好多人对社会不满,所以国家会越来越乱。那些杀幼儿园孩子的人,不是对孩子有仇,是心里对社会不满。”我说:“是对当官的不满吧。”老马说“不是,就是对社会不满”

老马为什么说“对社会不满”,并不说对官员不满。有可能下意识怕官。老百姓一般都有青天情结,相信专政体中还是有好官,说对当官的不满怕误伤好官。说对社会不满,安全。说对当官的不满,怕被当官的抓起来打板子。其实心里对有些当官的恨得很。“对社会不满”——这个“社会”在他们心里有不明晰的认识,也有丰富的内涵,大多来自于艰难谋生过程中的实证体验。这个社会连着官,官是专政的蛋。专政会天然产生民官的对立。两个群体会分野、已经分野。说什么血肉相连,你想找打不是。

下午两点多,送老马他们回上社。到荷光路上坡处,马路两边泊的都是车。一个矿泉水瓶子从路右侧滚了出来,距我大概20米左右把,我心里闪了一个念头,想将车往右打,去碾压压这个瓶子,有点好玩。或许我想听一听这个瓶子被轮胎压上去的爆响,或许是一种追逐猎物的狗性,你可以解释为一种童心,也可以说是一种无聊。这个念头仅仅只在我心中一闪,我并没有动作车去碾压这个瓶子。这时我见一个捡荒的中年男子,瘦,左手拿着一个空洞的蛇皮袋子,顺瓶子滚出的路径上追了出来,我知道他是来捡这个瓶子的。我的车驶过,右边后视镜中,我看见他正将塑料瓶子装进蛇皮袋。

马路上的一只塑料瓶,一个即将碾压上去的车轮、一只伸手去捡的笊篱般的手。这是一个当下社会分野和极度矛盾的隐喻,躲在家里想点子的前卫艺术家怕是想不出来。

马路上的塑料瓶 - 南租界行走 - 南租界行走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